-池渊-

轮回簿(一)

我真是太短小了TUT。

谢谢戳进来的小伙伴们感动哭TUT。好开心谢谢你们!

上一章的话戳这里→http://chiyuan-.lofter.com/post/3ba180_13b874b


是说天上一天,地下一年。这一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非要度量一下,就要问过日夜仙人的心情。

仙处久了也会日久生情,但若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注定是会产生矛盾的。

两位老人家闹别扭了,你不搭理我我不搭理你。仙界的这一天变得出奇绵长,长到周泽楷百无聊赖地平躺在轮回簿上,第三次掸开落在身上的积灰。

江波涛治水去了,隔壁孙翔正忙着剥堆成山的核桃。偏生这天上的时日不跟地上的挂钩,凡人赶投胎的速度还是温温吞吞。周泽楷叹了口气,简直生无可恋。

叶修也跟着清闲下来,哼着小曲儿在仙界瞎晃悠,一个不当心撞见了遛鸟的天帝老人家。那位天帝笑得和蔼可亲,慈祥地冲他招了招手。

叶修虽想掉头就走,还是恭恭敬敬地迎上去行了个大礼。

“朕听闻北邙有妖精作乱,适逢二老不合,你下界去打探打探?”天帝摆了十足的架子,分明是推脱不过去。

“周泽楷也很闲。”叶修折扇一指南边轮回别院,墙上的藤蔓爬得很高很高,足有把院子整个圈起来的架势。

“周泽楷少不更事,正好带他去历练历练。”天帝努努嘴,拎着鸟笼子渐行渐远,只余一个圆润的小黑点。

周泽楷生在仙界,长在仙界,在先前的不知道多少年里,也从来没有下过仙界。

天帝指名道姓要他下去,周泽楷很是惶恐,整个人扒在轮回簿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叶修也不啰嗦,将周泽楷大头朝下扛在肩上,慢悠悠地往南天门走去。

南天门是整个仙界的门面,所有天帝见缝插针克扣下的俸禄,尽数被堆到了那扇巨大的门上。现下南天门的守卫一字排开站得笔挺,睡得好生安详。

叶修摇醒其中一位,摸出玉牌咳嗦一声,在他眼前晃了晃。

守卫打着哈欠点头哈腰,又万分复杂地看了周泽楷一眼,两位上仙可以下界了,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周泽楷终于从叶修身上跳下来,义正言辞地嘟哝:“……晕。”

叶修说这就麻烦了,啪地一声敲晕了周泽楷提溜着,一拂衣袖飘下了界。

北邙洛河村的土地公是位老大爷,活了大半辈子没见过活着的上仙。庙里供着的灶王像脏了,土地寻思着擦擦干净,擦着擦着就擦来了两位真神仙。

一位玉冠束发素衣翩翩,一身仙气往外溢地捂都捂不住。另一位被他打横抱在怀里,端的是左看右看怎么看都好看,可白白嫩嫩的脸蛋子上愣是冒出个放荡不羁的鼻涕泡。

土地揉揉眼,忽然觉得眼睛有些疼。抹布掉在地上,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声音之响愣是吓醒了周泽楷。

“……?”周泽楷咂了咂嘴,睡眼惺忪。

“人老了,腿软。”叶修一本正经地解释。

“小小小小人不知二位大仙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请请二位赎罪大人不记小人过过过过过……”土地五体投地抖成了筛子,门外北风呼啸而过,要多凄凉有多凄凉。

叶修放下周泽楷,对老人家伸出一只手:“要多锻炼身体啊。”

土地愣了愣,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土。叶修捻诀施了个法,和周泽楷一人一件粗布衣,化成穷苦的过路行脚商。周泽楷不忘在脸上抹了一把灰,当真有那么几分风尘仆仆的模样。

土地公一个踉跄,拄着拐杖站稳,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前方带路。

洛河村很偏远,却没有偏远到一年四季乌云蔽日,三百多天里有三百多天都在下雨下雪。如今这天寒地冻持续了大半年,到底是有古怪。

直绕着整个村子转了一圈,半个人影都没见着,土地边走边尽心尽力的解说,引着二人来到村中唯一的客栈。

“二位大仙有所不知,这客栈的老板娘姓陈,客栈里有个女伙计叫唐柔,性子在村里是出了名的烈……”

周泽楷杵在客栈门口,看看叶修又看看滔滔不绝的土地公,半天憋出了两个字:“有鬼。”


评论(8)
热度(29)

© -池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