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渊-

轮回簿(二)

十年短小,一如既往。这次有长一点真的……。半夜更文我真是太甜了x.

以及终于会使用超链接啦请戳下面。还是请先戳开头看一下注意避雷,么么哒。脑洞真是越开越大。

再次感谢戳进来的小伙伴TUT。

开头。  第一章。



周泽楷话少,声音也小。可到底是个正儿八经的仙人,胜在信息量足够大,足够掷地有声。

传言有妖怪作祟是一回事,土生土长的客栈里冒出真鬼又是另外一回事。土地思及今日午时还跟老板娘嗑唠过两句讨过酒喝,只觉得自个的老心脏拧巴了起来,吓得噤了声。

周泽楷不是武仙,不需要到处打打杀杀宣扬仙界精神维护凡间和平——霸图上仙韩文清往那儿一站就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了。所以更不需要被白胡子的老爷爷偶然捡到收作徒弟,手把手的指点教导。闲暇无事,周泽楷唯一的技能点全加在了如何让死去的凡人顺利转世重新做人上,如何让成群结伴哭哭啼啼的孤魂野鬼认知到自己已经去世上。周泽楷歪歪头又看了叶修一眼,叶修打量着因风雪过剩而紧闭的客栈门窗,发现什么般啪地一声合上扇子,敲敲周泽楷的肩膀:“这帮小鬼道行尚浅,天帝令你练练手,现在试试?”

土地没什么底气地拦了拦:“两位大仙……这里是有活人住的。”

周泽楷低头撸起碍事的袖子,想了想措辞,“死的。”又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身后的低矮房屋,“都是……死的。”

叶修见他准备大动干戈,忙扯着一口一个善了个哉的土地公退到一旁,撑起个半大不小的结界。周泽楷后撤数步,凌空祭出一根判官笔,施施然旋身而上,结印作法。

周泽楷会的口诀着实不多,可就这使鬼怪现形的念得最勤快,也最顺畅。叶修难能一见他说话这般流利自然,觉得有趣,又想帮点儿什么忙,只得吆喝了两句意思意思。

“小周,不成就下来,别摔着。”

周泽楷正眼也没瞧他,专心致志地念完最后一句。一方水墨勾勒的八卦图直直打向兴欣客栈,撞得整间客栈极为夸张地抖了两抖,又偃旗息鼓地沉向一侧,眼看要塌。

叶修吹了口仙气稳住客栈,收起结界,土地抚了抚心口,见那客栈幡旗落在地上,怪心疼的,弯身要捡。

“哟老人家您命可真硬,镇魂幡都敢徒手去碰。改日我与那天帝老儿说上两句,提你去天上做事可好?”

叶修面上气定神闲,一把捞过寻死的土地公,揪着后领扯了回去。那写着“兴欣”二字的赤色幡旗色泽尽褪,化成一滩冒着黑烟的脓水,在冰天雪地里黯然失色。

土地公感激地看了叶修一眼,头一回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脑子不好使了不中用了。处了多少年的乡亲都看不出是人是鬼不说,连这普通的法器都识不出。土地揩揩眼角,摸出一本泛黄的小册子递给叶修,回家煮面。

叶修的意思是刚见面时就可以交给他,他就可以早些回家吃上热腾腾的汤面了。

周泽楷轻飘飘地落到地上,已然恢复了在天上的模样。不明就里地看着土地公愈加沧桑的背影,道了声再见。

册子是本之于村子的年录,是村里唯一的教书先生写的。叶修随手翻了翻,发现除了偶尔来个落单的江湖骗子,再来个在行乞道路上越走越偏的小乞丐,也真是挺普通的一村子。怎么就摊上这档子破事了呢?

这是最北的村落,自然也最是偏远。偏远到朝廷早已将它遗忘,不闻不问。土地临走时还挺得意,这地上人不稀罕管的天上派人来管,也不算太吃亏。

叶修领着周泽楷大步迈入客栈,拂去密密麻麻的积年尘埃,眼下黄梨木椅上坐着的,酒缸旁倚着的,只有森森白骨与几件破衣裳,哪来的丝毫人气。

叶修装模作样地倒吸一口凉气,指出这种占着茅坑不投胎的行为很不好,地府鬼手不够缺乏管教,要改。

周泽楷则是画了几道符咒镇住妄想逃离的小鬼们,尽职尽责地补刀。

叶修拍拍手,鬼控制住了,一并回收塞去奈何桥就可以了。话是这么说,可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

阴曹地府里阎罗王的小手下们负责成堆成堆地看管运送,天上的轮回仙周泽楷负责查缺补漏。

周泽楷掰着手指头开始数。

超过十个了,零售要亏,可以批发。

周泽楷向叶修表达了一下数量太多管起来太累的问题。

叶修思量着这也好办。抽出扇子在地上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扇柄向下挑出一只独自走在郊外小路上的小鬼。

这是种天宫和地府联络最粗俗、最简陋的方法,不单不好看,还会影响两地的友好交流。经过双方的友好协商,通常是好声好气地烧香或者烧纸钱,叫一个萌萌的小鬼或者小仙通报一声,自然会有为官者来找你。

叶修没这个功夫去请他们,来都来了,你捎不捎话吧。不捎啊,我旁边这位你认识吗。不认识啊,那他的判官笔你总该认识了吧。

小鬼是刚上任的新鬼,险些被叶修吓得哭出来。

叶修笑眯眯地拍拍他的背,说不要怕啊别哭,我们都是大好仙。你去与那黑白无常说一声,就说有两位大仙要找他们。

小鬼咻地一声跑没影了。

小打小闹后是阴风大作。

叶修和周泽楷背对着客栈负手而立,衣袂翻飞。远处走来两个鬼,戴着尖尖的帽子,一黑一白。

白无常一口一个老不休你要不要脸,张牙舞爪地冲上去就要揍他。

黑无常捉住他回来按住,用缠着纱布的左手给他顺了顺毛。

“这儿有鬼闹事,你们管不管了?”叶修很是气愤。

“什么鬼?”黑无常皱眉,往客栈里瞥。

周泽楷摇摇头,没见过不认识这个新品种。

“这位是……周泽楷?!”白无常的毛刚被撸顺,也不管叶修了,跳到周泽楷面前从上到下地看。

“怎么了?”黑无常双手环胸。

“周泽楷你说你是不是跟着这叶修干了劳什子缺德事儿,经脉才被封了?”白无常着急地哇哇叫。

“……”周泽楷听不太懂。

“叶修?”黑无常也看出了些端倪,倏地向周泽楷出手。

叶修用扇子强硬地一挡,面上是难得的认真严肃。

“不用试了,张新杰封的。”怕这位急性子的昔日同僚找那医仙的麻烦,叶修又捂着脸道,“说来话长。”

白无常很识相地给了没剩多少法力的周泽楷一记手刀。

“哎哟喂祖宗啊你可轻着点儿,张新杰闭关呢砸坏了没仙给修。”

黑无常拨开叶修的破扇子,方才叶修那惨惨淡淡的嘴脸,一定是他看错了。

评论(16)
热度(26)

© -池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