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渊-

轮回簿。(三)

期末刚考掉一门,不太好感觉要挂,容我摸个鱼。

忘了匆匆忙忙发出来的上一章吧果咩。大修了挺多地方,还增长了_(:з」∠)_

这章俩鬼的戏份略多,私货略多,顺便无耻地修了修bug…。可能考完还得修修修改改改不要揍我TUT

最后感谢戳进来的姑娘们么么哒w。还是请先戳一下开头注意避雷啦。开头和前两章的超链接在下面。↓

开头。  第一章。  第二章。




叶修将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的周泽楷拖进厢房床榻上安置好,轻车熟路地摆开一桌子茶具,同黑白二位无常对饮菊花茶。

白无常坐不住,揣着年录,说去清点一下小鬼的个数。黑无常由着他去,灌下一大杯茶水,叹道地下也不太平了,出了个好生厉害的东西。妖不妖鬼不鬼,丑得要命,像是要造反,也说来话长。

黑无常说完搁下茶杯,双手交叠支着下巴,直视着叶修。一双漆黑的眸子里分分明明地写着“快说周泽楷到底怎么回事,不说就揍你。”

叶修一脸的惨不忍睹,说小周换了新职务,不太适应现在的环境,跟小鬼的沟通上难免产生问题,旧问题越积越多就会产生新问题,以至于操劳过度。张新杰来探班的时候看不下去了,就顺手给他封了封,让他别这么累。

叶修说得诚恳万分,毫无逻辑可言。黑无常任凭他胡诌,一分也不相信,只当他该说实话的时候自然会说。

但总之天上地下没有一处是太平的。

“若是周泽楷觉得天上憋闷,你就带他下来。”

最终黑无常丢下这句话,起身出门帮着白无常打理。白无常见搭档来了,把册子往他怀里一塞,掏出一个大布袋,双手撑开,扯开了嗓子吆喝。

“你们这些个鬼,还想继续投胎活命的跳进来,想不开的就出去。”

那些小鬼大眼瞪小眼,迅速地站成了一排,扑通扑通往袋子里跳。

“老板娘,柔姑娘……”白无常挨个报着称谓,觉得少了一个,又让他们重新跳了一遍。

数目还是对不上,白无常理不清了,不太开心。

黑无常胡乱揉了一把他支楞在帽檐外的额前碎发,说慢慢来不急,少了就少了,每天都有想不开的鬼,干他何事。

白无常把鼓鼓囊囊的布袋子抗在肩上,回身扯扯他缠得不甚工整的纱布:“这村子太邪气,早晚要出大事。”

黑无常不置可否,事实是真的出了天大的事。忽然浓烈起来的妖怪气息铺天盖地,熏得他们都不太好了。

周泽楷帮不上什么忙,叶修想还是晕着好。顺手将周泽楷缩成巴掌大小,火急火燎地塞到白无常怀里。

“你动的手你得负责。”叶修直截了当。

“还不是以为你要说什么周泽楷听不得的话!”白无常翻着白眼吐出长舌头吓他,连说了几个滚,可终归不能把怒火无缘无故撒在周泽楷身上。一仙二鬼夺窗而出,眼前站着的,赫然是一只奇丑无比的大妖怪。

妖怪手里攥着个破破烂烂的镇魂幡,又像极了一只丑了吧唧的鬼。

白无常指着他嚷嚷是他是他就是他,妖怪唯一的那颗眼珠子镶在脑门正中央,正冒着黑水咕噜咕噜地转,略过二鬼停留在叶修身上。

妖怪估摸着是看叶修最不顺眼,抑或叶修是唯一一个天上来的,受到些种族歧视也属常事。却见妖怪哇呀呀地叫了几声,猛然一跺脚,将镇魂幡向上举起。只一眨眼的功夫,雪地里传出呼啦啦的声响,各色小鬼小妖怪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黑无常冷哼了一声,举手投足是四方妖孽能耐我何的气势。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杀入怪群,平日用来勾魂的铁链脱手而出,所到之处无不惨叫连连,竟逼得最先钻出来的小鬼不敢向前迈步。

“大孙你悠着点儿!”白无常急得跳脚,可扛着一袋子扑扑楞楞的鬼,压根施展不开。

叶修老神在在地沉吟片刻,说这种危急关头还得看哥的。同白无常耳语了几句,在他反应过来前钻入战圈,一柄破扇子愣是被他舞出了花。

小怪怪多势众,如同不知何为痛觉,又不知那妖怪头子吼了些什么,前仆后继地向前冲去,饶是叶修黑无常两个一等一的大仙大鬼也渐觉吃力。

黑无常杀红了眼,叶修一脚踹开一只欲施暗箭的机灵鬼,晃到黑无常身侧,咧嘴一笑。

“冲我来的,你们先走,护好小周。”

“地下的事儿难为你操心了?”黑无常最听不惯这种腻腻歪歪的说辞,说这话的还是那放眼仙界无人可比的无耻叶修,暗骂了一声,一个不留神被叶修推到了白无常面前。

有叶修这么一搅合,白无常的口诀念诵完毕,拉过黑无常逃往地府,消失地无影无踪。

叶修足尖一点,落在客栈屋檐上。扇子往怀里一揣,双手一摊,俯视着那妖怪头子。

“在下仅一仙,抵不过阁下千军万马。想要什么,拿去就是。”

那厮也爽快的紧:“周泽楷四百年前伤我手足,捉不到他,捉你也不差。”

“好说好说,前方带路。”

土地公猫在树后看着空空如也的村子,面也不吃了,急得要死要活。

“跟我们走一趟?”白无常忽然出现在土地身后,笑吟吟地建议。黑无常脸色阴沉,着实让土地受到了二重惊吓。

“叶修让我们带着小周去寻张新杰。”白无常同黑无常与土地公解释着。

“……成啊。”土地公背起周泽楷,正好无处可去,什么都不想说。

妖怪虽然是臭的,但老窝布置的还是挺香的。

叶修跟着妖怪头子走啊走,时不时地感慨几句,提出中肯的建议。

妖怪头子堵不上他的嘴,干脆同他谈论起了周泽楷。什么四百年前周泽楷那一笔把他兄弟戳得血池呼啦,吓死他了。只恨自己没用抓不住周泽楷,让他血债血偿。

可周泽楷已经是个活死仙了,你们要他有什么用,摆着看?

叶修很是苦恼。

“死了?!”妖怪头子刚坐稳,又拍着扶手跳了起来。

“死了啊,四百年前就死了。”叶修语气平缓,如同在叙述早饭吃了两个包子,白菜馅的。

“你懵谁?黑白无常手里那个是谁?!”妖怪破口大骂,唾沫星子喷得六尺高。

“下雨了啊,可有伞没?这就是你们妖怪界的待客之道?”叶修甩开扇子挡着头,嫌弃地左避右闪。

妖怪气得不轻,需要缓上一缓。

黑白无常带着醒着的土地公和晕着的周泽楷,乒乒乓乓地敲着张医仙的医馆的大门。

一个小药童走出来,将食指放在嘴唇上作出个噤声手势。官声官气地开口,医仙大人在闭关,烦劳择日再来。

张新杰规律的闭关时日在六界可谓远近闻名,叶修曾指出这种天塌下来也碍不着我睡觉的心态是病得治。白无常同黑无常使了个眼色,黑无常捂住小药童的嘴,白无常推门站稳,气沉丹田。

“仙命攸关的大事!张新杰你——”

一道白光精准地落在白无常身上,白无常被定在了原地,动不了手开不了口。

“胡闹。”张新杰轻描淡写地看了黑无常一眼,吩咐几个小药童安顿好周泽楷,回身扶着戥子慢条斯理地称着药。

“怎么样怎么样,周泽楷害了什么病?叶修被妖怪抓走了,你同韩文清说几句,派些仙去救他?”白无常被定得腰酸背痛,扯了块软绵绵的祥云过来,盘腿坐在软榻旁。周泽楷气息紊乱,额头上覆着薄薄一层虚汗。

“无大碍,疲乏过度。叶修死不了。”张新杰头也不抬。

“你们神仙真虚弱。”白无常嗤之以鼻,显然忘了是谁先动手揍了周泽楷。

“印堂发黑面无血色,白无常,昨夜你几时睡的?”

“……我这是也病了?”

张新杰填好药材,拿了个小扇子,在药炉旁耐心地扇:“唬你的。”

白无常写着“你也来了”的尖帽子耷拉了下来。

“天上出事了?”黑无常拿着张新杰递来的纱布,给左手伤处换着药。因着黑无常旧伤复发,他和白无常已有两百余年和天上不怎么来往,对天上诸事的了解,多半来源于其它鬼们的小道消息。

“问王杰希,他可清楚地很。”张新杰端着碗刚熬好的汤药,手上忙着没工夫给他们长篇大论地解释。

白无常看看黑无常,黑无常看看白无常。

“告辞。”

小药童手脚麻利地送客,土地公又被选择性地遗忘,扔在了一旁。

“老人家啊。”张新杰有意无意地开口,过长的停顿惊出土地公一身又一身的冷汗。

张新杰说:“随便坐。”

微草上仙王杰希,精八卦玄学,通观星卜卦,法力高强统率力溢出,业余爱好是给小朋友们讲睡前故事。

黑无常小朋友和白无常小朋友看着王杰希的大小眼,试图看出些什么门道。

王杰希放下一方陈年龟壳,点上蓍草。

挺久远的,你们想从何处开始听?

白无常答叶修一千年前有的名气,便从那时开始。

一千年前,周泽楷还不是神仙,叶修也不是现下无所事事的散仙,是有如雷贯耳响亮封号的斗神。

天上地下无孔不入地去清理鬼怪,地下去多了,天上混熟了,谁见了也要尊上一句斗神前辈安好,斗神前辈辛苦了,斗神前辈还缺点儿什么吗我差人给您送去。

斗神前辈乐呵呵地答应着,尽数收下来者不拒。

叶修单打独斗高处不胜寒的第五百年,遇见了周泽楷。

周泽楷是新晋判官,人长得好,法力高强,做事干净利落,就是不太爱说话。

天上地下时不时地会干上一架,可旁人看上去多半是相亲大会相杀相爱。天帝和阎罗王也好说话,就说若是看上了,给我们说一声,一起上去或者下来,自己看着办。

一次喜闻乐见的大群架里,叶修站在仙界阵营前,战矛往地上一戳开始撒泼。

你们地府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了,未来简直堪忧。来几个新鬼给哥看看哥教教你们什么叫打架。

不爱出风头的周泽楷被推了出来,挣扎了百来个回合被叶修挑翻在地,领会了叶修的厉害之处,同时领会了何为仙不要脸天下无敌。

周泽楷死了这么多年岁,头一次感受到了心累。

叶修说小鬼啊挺有前途的,判官笔法练得不错挺有特色。周泽楷腼腆地笑了笑,叶修看得心花怒放,真是特别特别的好看。

于是一仙一鬼你来兜兜我来转转,你给我一笔我戳你一矛,顺理成章地处了三百多年,处出感情来了。

叶修本是想下去陪他,一来方便,一刀抹脖子完事。二则天上最近气氛不太好,隐隐约约觉得有人挤兑他,过得不怎么自在。

可再怎么不自在,天上是暂时缺不了这位斗神的。

周泽楷知道,也很清楚。找上了阎王爷,收拾收拾准备去投胎。

叶修见他坚持,也不拂了他的意。算准了人家安稳地等着小周呱呱坠地,就在那北邙洛河村。

后来周泽楷长大了,长得很高很大很好看。经叶修点化飞升,两位大仙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神仙眷侣不过如此。

怎么可能啊真是太甜了。肉体凡胎的周泽楷,死在了洛河村的一个冬天,险些魂飞魄散的那种。

那年斗神终于被明着挤兑了,天帝无可奈何地劝他,天上太乱,你下去躲一会儿。周泽楷也该到年纪了,你带着他杀回来,把那帮倒霉催的仙一并剿了。

叶修以店小二的身份来到兴欣客栈,在白面书生周泽楷面前不厌其烦地刷起了存在感。

这年地下闹了大饥荒,去无可去的百姓来到洛河村准备等死,却意外在叶大神的滋润下过得很舒服踏实。

说到这里,王杰希手上的蓍草将好燃尽。

还要继续吗?他抬头问着,卜出了水卦,太不吉利。


评论(6)
热度(30)

© -池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