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渊-

【黄于】说不得(一)

OOC/私设如山/其余CP自由心证


蓝雨战队,产自广O省大G市。 

蓝雨俱乐部,盛产话唠手残,以及男孩子。

这当然都是些荣耀圈内点到即止的玩笑话,若是说多了说顺溜了还当真了,也难免有人提着刀来和你心平气和地谈一谈。于锋拖着拉杆箱同一群嗷嗷待哺的训练营新生站定在蓝雨俱乐部门口,烦闷燥热的空气蒸腾着每一寸土地,滋啦作响如铁板上浇着红汤的新鲜烤鱼。

门卫大叔抹一把额头上的汗,将光秃秃的脑门重新缩回开着风扇的门卫间里。

当下正值夏休期,霸图战队于第四赛季声势浩荡地夺取总冠军,一举终止嘉世自联盟成立以来的三连冠。黄金一代初露锋芒,各家战队多也选择在这个夏天多做些之于下赛季的准备。荣耀网游的金色标示铺天盖地,携着些许令人热血沸腾的念头灌满熙熙攘攘的大街小巷。

蓝雨训练营的口碑颇佳,一赛季季后赛时方已成立不说,条件之好也是令一些中小战队的注册选手馋红了眼。训练营的负责人很快赶来,安顿妥当十多个半大孩子的住宿,简单讲解了日程安排,大手一挥招来训练营的老师,也就放心大胆由着他们自生自灭去了。

本就差不了几个岁数,少年们抱着拜大神的心思忐忑又惊喜地发现所有前辈都是意料之外的好相与——就连笑得和蔼可亲一口一个好好好的战队经理也是如此。于锋在食堂里随意挑了个位子坐下,撑着头半眯着眼睛,看着一道的伙伴哭丧着脸托着餐盘,对他说着今天的第一笼水晶虾饺又是黄少抢到的,第一份酱料最足的豉汁凤爪也是。隔壁桌的黄少天一脚踩上塑料椅旁的横杠,举着凤爪哈哈大笑,说现在的小鬼真是反了反了竟然要跟你们的前辈抢吃的。喻文州温温和和地笑了笑,将凤爪端到于锋这桌来,众人说着喻队最好谢谢喻队,但见他又推了一小碟炒得翠绿的秋葵过去。

“少天昨晚说吃多了胃不大舒服?”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坐到了黄少天对面。

到底还算假期,黄少天回家呆了一周觉得憋闷,又一头扎回了俱乐部里。除却开着小号在神之领域抢抢BOSS刷刷叶秋,黄少天的日子倒也清闲。这天他给自己下了晚训,揣着一袋子零嘴儿百无聊赖地兜兜转转,干脆拐进了萝卜田顺手投喂坑里的小萝卜头们。

一个刷满状态操着文字泡的黄少天不可谓不生猛,熟络下来大家也敢明目张胆地塞住耳朵。于锋正操作着屏幕上的狂剑士完成攀爬练习,最后一小块岩石角度刁钻,于锋微操细致,手上到底是慢了一步,没来得及去拿耳机,多有些迫不得已地吃下黄少天大片大片的文字泡。

那位剑圣一边说着小朋友我放眼过去就你最老实没戴耳机,是不是听声训练已经做过了放松放松。不过话说回来你长得这么斯斯文文竟然玩了个狂剑士,百花战队的孙哲平你知道吗那长相简直就是韩文清同款。一边自自然然地捞起于锋身侧的小剑客借了张卡,说怎么样怎么样来一把?

于锋礼貌地说道黄少晚上好,又顿了顿,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一时训练室里的少年从四面八方围到了这个小角落,与他相熟的嚷嚷了几句于锋你运气太好了,一定要给我们报今天的一鸡腿之仇啊。于锋不是游戏方面的天才,来训练营尽数是因为对荣耀实实在在的喜爱,倒也着实没有人指望着他能赢得了蓝雨这柄出鞘利剑。黄少天对狂剑只是略通,见周围人也多了,鼠标挪来挪去挑了张诡谲的地图,干脆打算指导指导他们对于地形的利用,颇有誓要遍地撒网重点捞鱼培养出第二个机会主义者的架势。于锋被这么多人看着到底有些紧张,手心上覆了薄薄一层汗。滚轮一划看了看地图,扛着重剑翻山越岭,已然抵达地图的正中央。黄少天嘴角微微抿着,光剑披荆斩棘,一个三段斩将将施展与树丛之下,猫到了于锋的视线死角去。

这场半调子指导赛打了有十来分钟,黄少天向后撤了撤椅子翘起二郎腿,大大咧咧拍了拍于锋的背说打得挺好。又噼里啪啦地敲开两个视角的录像一一指点,离开训练室已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

黄少天的嘴闲不下来,这话在各种层面上都是成立的。喻文州发来短信说明早回来,其他队友也都晚些才能归队。整个俱乐部空落落的,黄少天仰头将最后一点薯片倒进嘴里,决定出门去吃夜宵。

那家味道正宗的老字号云吞面摊离俱乐部不远,出门右转过一条马路,钻进一条小巷子,黑灯瞎火的拐角深处点出几盏明晃晃的灯笼,热乎乎的面汤熏过整个巷子,浓郁的香味几近要满溢出来。黄少天颠了颠手里的钢镚,头一歪瞧见一个熟悉的影子。他一声吆喝叫住他,问道干嘛呢大晚上了一个人出来出来瞎晃悠。于锋心想黄少你不也是一个人,扬了扬手里鼓鼓囊囊的塑料袋,说宿舍里存货没了,又输了石头剪刀布,被派出来买泡面。

黄少天挺开心的,说好好好这也巧了来陪我一起吃个面?反正不急着这一会儿你宿舍里的那群小朋友看着都挺结实的也饿不死。

方打过一架的两人对坐着开始吃面。于锋放下面碗,黄少天抹抹嘴,笑嘻嘻地问我听他们喊你于锋来着,也都没问过你到底叫什么。

于锋答是于锋,双横于锋利的锋。

好名字啊——黄少天数着零钱,可你这狂剑的打法也有些太过细腻了,试着稍微改得狂霸酷炫拽一点儿?

于锋好容易消化下这个形容词,明明朗朗地笑,说听黄少的。

再之后,假期将尽,职业联赛的新一赛季拉开帷幕,俱乐部也开始一波接着一波的考核。于锋足够用心,足够努力,算作稳妥的留了下来。喻文州集合了训练营留下的孩子,好说歹说端了些队长架子严肃地开了个会。喻文州骨节分明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磕着桌沿,说要真选了电竞职业选手这条路,好好去跟家长说道说道,毕竟辍学打游戏这码事,乍一听真挺吓人的。训练营以后还有几次考核,留不下来当不了注册选手,以后的路还要你们自己看着办。

喻文州语速稍慢,一字一顿似是磕在心尖儿上,听着清清明明的,还有些疼。

“再想想。”他最后说,“你们都很优秀,但总有更出色的。”

于锋想了想,特意请假回了趟家。隔天晚上趁着夜色回来,眼睛亮亮地还挺好看。于锋踹掉鞋子,四仰八叉地倒在寝室的床上,说已经说服了父母,过几天去办休学。

“你这是高兴地都飞起来了。”室友A严肃地指出。

“于锋你可要请我们吃饭,跟你说我软磨硬泡一周了就是不答应,都要来把我捆回家了。”

“乖巧懂事的于锋大大真幸福啊——”这倒是事实。于锋从小到大成绩都好,性格也足够听话,除了打游戏这个稍微不怎么正直的兴趣爱好。

训练营一呆就是大半年,最后一位室友终于也被刷下来,临走抱着于锋哭成傻逼。于锋伸出手搂住他,说没事儿回去好好学习,考个好成绩,好好体验体验大学生活。

于锋愈加努力的练习,他自知天资不高,多次瓶颈也是咬着牙一遍一遍加训挨过去的。昔日的室友在企鹅上调侃他,说我忽然觉得吧,打游戏比高考难多了,我学不下去了决定打一会儿荣耀挑战挑战自己的新高度。于锋笑骂道你又懒癌晚期,这次估摸着治不好了。

训练营的终试,于锋也慌。最后成绩发到手里,敲着合格通过两个红色的章子。

出师了啊小于锋。训练营老师称赞着,拍拍他,指指办公室,说经理叫你过去。于锋推开门,接过合同,谈妥了所有可以算作战队机密的事。 

出了经理门,喻文州走到于锋面前,将一张账号卡交到于锋手上。

“是按你平日的习惯量身定制的,去试试看,不顺手再和技术部那边多交流。你说账号名儿拿不定主意,少天他就帮你想了。”

“恭喜恭喜啊于锋,喜欢我给的卡名儿吗本剑圣真是太机智了,你看锋芒慧剑四个字多好看多霸气还顺便把你的名字给塞了个进去。”黄少天揽过于锋的肩膀。

“压力山大啊……”一旁的郑轩前辈有气无力道。

“咳……欢迎正式加入蓝雨战队!”宋晓道,也过来架住于锋另一侧的肩膀。

喻文州最后做了个总结:“多努力,我想蓝雨需要一位正面攻坚控制节奏的选手。”

第六赛季,蓝雨战队多了个狂剑小队员。虽然暂时是个板凳轮换的位置,但看来仍是有前途的,打得一场更比一场出色。有他上场的团队赛,他就一心一意提着重剑坦坦荡荡地挡在所有人面前,为一上场就跑得没影的妖刀大大吸引火力。索克萨尔将灭神的诅咒高举过头顶,自阵仗之后从容地运筹帷幄。

喻文州与黄少天,蓝雨的剑与基石,是蓝雨夺冠浓墨重彩的一笔。记者招待会甫一结束,就勾肩搭背欢天喜地地开庆功宴去了。

这是蓝雨的第一个冠军。于锋自此一役后也成为蓝雨的主力军,不可或缺的火车头。

队里的治疗前辈收拾收拾准备退役回家娶媳妇儿了,账号卡交给了一位名叫徐景熙的后辈,是他手把手带起来的。这种时代更迭的感觉多有些不好受,那位前辈却浑然不觉,举着酒瓶子朗声宣布。

“MVP啊黄少,不多喝点可不行。”一杯又一杯掺了酒的雪碧可乐被塞到黄少天手里。

“那于锋也要喝喝喝,第六赛季的最佳新人我可是没有忘。队长就算了你敢保证你过去了还能活着回来吗?”

喻文州咳嗽一声,于锋只好笑着来者不拒。

真乖啊。黄少天瘫倒在桌子上,清醒前看着还在一杯接着一杯的于锋迷迷糊糊地想。

可这都是四年前的陈年旧事,现下连小小的门卫间都贴心的装上了空调。黄少天倏然从梦中惊醒,踢了被子有些冷,胳膊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他摸起床下的被子盖到身上,打开空调开足暖气,张大了眼睛。好像做了个不怎么好的梦,梦到于锋不在了。
他深吸了几口气,然后慢慢地想。什么做梦不做梦的,于锋是真真切切地不在蓝雨了,是百花战队用着落花狼藉的队长了。

当年的争执止于训练室,黄少天跳起来,几乎要冲到于锋身前揪住他的领子。

“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他明目张胆而又毫无顾忌地问着,甚至于有些歇斯底里。

“少天。”喻文州拉住他,摇了摇头。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于锋声音不大,却刚刚好让训练室里所有队友都听到。

第十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在霸图,黄少天抱着被子滚了两滚,手机屏幕太亮,刺眼得要命。机票是中午的,还可以再睡一会儿。

于锋啊,他想着。肯定是能见到的,挺好的。

评论
热度(48)

© -池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