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渊-

【黄于】说不得(二)

谢谢来看的姑娘们么么嗒超开心,上章走这儿。

两句话叶喻一句话双花,不打tag了小伙伴们注意避雷。

写得不好,想看他们俩谈恋爱,又想让他们分手快乐【。 


于锋要走,黄少天心里始终有根刺儿,如鲠在喉上不上下不下的。他不舒服不高兴,总要寻个渠道发泄出去。就算喻文州拦着,还是把和于锋同住的郑轩轰走去问了。关上门,于锋取出拉杆箱有条不紊地收拾东西,抬头跟黄少天打招呼,黄少晚上好。

“不好。”黄少天像是在耍脾气,“你到底到底是怎么想的跟我说清楚不行吗,你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走了?”

不行啊,说了你也听不懂,听懂了你能做什么?于锋想着,都不能。

要他怎么开口,说黄少我其实很想当第一,但是你和喻队是蓝雨的第一第二,而你的剑又太快太亮了,就算我把重剑舞出花来也不顶用。又有了小卢这个小天才,我不走蓝雨这是要打开两狂剑卖血大队的新大门累卒景熙?

还是算了。于锋觉得挺好笑的,什么都没说,继续埋头叠着衣服。

黄少天坐在床上盯着于锋,换了好几个姿势。最终他挨不过这种气氛,呆不下去了,尥蹶子要走。于锋送他,一个在蓝雨哪怕整个职业圈都被黄少替代的词在于锋舌尖上打了个转。于锋侧过身去,嗓音哑然听不太真切,而又听得太过真切。

他说再见副队。

说得特别好听。

于锋以为自己说清楚了。而那位对此耿耿于怀了太久,仍是没懂其中的所以然。

于锋走的那天,黄少天撞见一颗训练营里的小萝卜。瘪着嘴不太开心,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扒着俱乐部的大门远远地看。

于锋正站在门口同昔日队友道别。他说对不起,没有办法再和大家一起走下去了。我想试一试,凭我自己手中的重剑,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黄少天揪着小萝卜头的耳朵说想看就好好看,他回答自己玩的是狂剑,于锋前辈经常来指点他。虽然说有厉害的小卢在肯定轮不到他啦,但还是很感谢他。他人很好特别特别好。

黄少天说是啊是啊我也觉得他人特别好是个很好的队友,可惜以后要成为对手了,要是你网游里遇见他不要手软啊不然我就找队长他们一起揍你。

少年挠挠头,说知道了黄少,你还在生于锋前辈的气啊。

这么明显啊。

“不不不本剑圣可是很大度的,你一个小毛孩子胆儿肥了操心什么大人的事。”黄少天狡辩着,少年面色复杂地转过身,继续隔着玻璃门看啊看。

黄少天回身双手插在兜里向前走,嘴角彻底垮塌下来,忽然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惊慌感覆上心头。他有着内心静如止水手上却刷着大片垃圾话的强大心理素质,也有着场上眼睁睁看着队友被杀也按兵不动静待机遇的冷酷无情。可这种不真实感就这么密密匝匝地压下来,令他根本喘不上气。似乎像是眼前摆着一只装在玻璃器皿中的匣子,只知道好看得要命,却对里面锁着的物什一无所知。他对于锋的了解,竟然也就比这个第一狂剑的小粉丝多上一丁点儿。

于锋前辈是个很好的人。

于锋是个很好的人。

或许可以再多一些,他知道于锋在蓝雨的位置;再往前一步,他知道于锋的具体薪酬,知道他穿L号的衣服41码的鞋子,家住得离蓝雨不算近。

黄少天天把自己塞到床上,准备睡个午觉。一觉醒来,他迷迷糊糊地跑到郑轩的宿舍去,两张单人床一张撤得只剩下床板,整整齐齐堆着大纸箱子,至少暂时也住不上什么人。他想问郑轩关于于锋的一切,想着至少住在一起了解的多些,然后就开口问了。

郑轩正在整理于锋留下的大件,准备打个包给他寄到百花去。他拍拍手,说这样啊黄少,我跟你说,我知道他衣服穿L的,鞋子穿41码的,还有晚上睡觉偶尔会蹦出一两句梦话,家住在市区离蓝雨还是有点儿距离,没了。

黄少天一脸的不可思议。

郑轩扶着额头坐下:“压力山大啊……黄少,我也就知道这些了。他的企鹅号你有,K市的手机卡百花已经秒秒钟给他办好了,你有吗没有我给你。”

黄少天难得安静了两秒,说哈哈哈谢谢啊手机号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没有,于锋这个家伙要是敢不给我我早就跟去百花弄死他了。

郑轩不动声色地掏出笔,摸了张餐巾纸写了十一个歪七扭八的数字,塞到黄少天手里。

“得了吧,我就当啥都不知道。”

黄少天感动得无语凝噎。

Q市的冬天素来冷得让人想骂娘,黄少天下飞机抖了两抖,一连串儿的卧槽糊了鼻梁上架了副比脸还大墨镜的张佳乐一脸,收到了张佳乐老同志热情而对称的中指两份。再看他身后,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一字排开,显然是给足了这些好友面子。

“老韩好久不见先来笑一个,妈诶等等我说你们……队长你看看他们也太没出息了收好自己的钱包好吗!”黄少天张开双臂,像个护犊子而又聒噪的老母鸡。

喻文州说韩队张副,林前辈张前辈实在麻烦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不麻烦,百花的飞机误点了,还差五分半到。车停在地下车库二层,劳烦诸位先跟着张前辈走。

张佳乐又给了黄少天一脚,大呼痛快,笑得像朵花儿一样,领走了一嘟噜蓝雨人。喻文州温声道你们先走,我再等等。

黄少天当即催着张佳乐快走快走,扭过头扯着嗓子喊:“队长你小心点儿啊我先逗逗咱们乐乐玩儿你别被拐——走——了——”

郑轩忽然蹲下,捂着肚子面如菜色,说我水土不太服去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霸图奶放心奶,谢谢新杰大大的神助攻哈。”叶修叼着根没点的烟从卫生间走出来,挨了韩文清一拳,哎呦一声揽过喻文州悄摸悄走了。

“我说少天这是跟百花有仇啊?”叶修咬着喻文州的耳朵明知故问。

张新杰睁眼说瞎话,百花早到了,还和蓝雨订的同一个酒店。

张佳乐送妥他们一头扎去了义斩,徐景熙收到七期聚会的短信,跟着邹远一道浪去了。吴羽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大长腿一迈二话不说提溜起宋晓就走。黄少天和李远面面相觑,然后李远欢天喜地地接到了八期好友的电话。

黄少天在黄金一代群里狂轰滥炸,你们人呢人呢人呢好不容易凑一块儿了竟然不约原来我们关系这么差我竟然不知道?!

苏沐橙正和楚云秀小戴一起围攻肖时钦,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回他:“今天先自由活动晚点儿聚。对啦,我刚才在店里看到了你们郑轩大大被方明华李轩挟持了。”

郑轩绝对是故意的,黄少天咬牙切齿地要摔手机,真他妈撒鼻息。

于锋发誓他只是想出来透个风,顺便找找信号研究一下六期六期我们去哪里呀。然后他看见了一坨黄少天毫无形象地倒在铺着地毯的酒店房间门口,大半截身子在里腿肚子以下在外,合着眼满脸的生无可恋。于锋捏了自己一把,挺想自戳双目,往后退两步,又向前走一步。这是怎么了,睡着了吧,把他往房间里塞一塞好了。于锋蹲下来,刚想轻手轻脚地挪动黄少天,那厮却满血复活噌得一下弹起来。

四目相对,甚是尴尬。于锋一咬牙,说我就系个鞋带,黄少你继续睡,继续睡,我不打扰你。

黄少天更生气了,脚后跟一磕向后一退,伸手拉过猝不及防的于锋,嘭得一声踹上了门。

这个姿势太过别扭与暧昧,只差那么一小步就会做出不得了的事。于锋手上不敢用力,手肘支着半跪悬在黄少天身上。黄少天一开口,热气尽数吹在他面颊上,偏生他犟脾气上来了,死抓住于锋不饶人,话还特别多。

他说于队长见到我怎么这么害怕啊招呼都不打就要走了?只是个全明星周末大家乐呵乐呵,你别紧张啊就算不在一队我也不会刻意吊打你的。百花呆得挺舒服吧,上赛季打得特别好和邹远配合得也越来越好,好好好真是好我们蓝雨出去的全都好。

于锋说黄少你先让我起来,有话好好说。

黄少天又把于锋向下拉了一点儿,在他鼻梁上狠狠地咬上一口。

于锋吃痛,憋屈得要命,心里藏着的疙瘩越滚越大。

他思量着想得到地位想证明自己何处不妥。蓝雨给不了的,我去别处找,就是对不住你了?

第八赛季决赛我败给周泽楷,直接导致比赛提前结束。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相信我能赢,可这种滋味儿也太不好受。输掉比赛,输掉冠军,没人来看我一眼,甚至没人有空指责我骂上两句不好听的话。他们去问队长,去问根本没有上场的你。你说一句我什么也不想说,就能在电竞周刊上挂一周,论坛一红红一圈。

凭什么啊。

我有能力支撑起一个战队,又哪里不如你了?

黄少天哪知于锋想这么多,于锋又是这种该死的性子,一丝一毫都不往外说。黄少天就只顾着往狠里亲他咬他,推开他站起来,又一把将他拉起来掼在床上。

于锋摔得全身都疼,就更恨黄少天了。

他脑子里一团浆糊,身上也是一团糟。黄少天扯开他的衬衫,将他的双手压在头顶上捆住,扣子一颗颗崩出去。意识里有个小人儿站着,拿冰雨指着他。

他听见黄少天的声音从极远极近处传来,横冲直撞蛮不讲理。

“想分手啊,门儿都没有。”

黄少天今个生猛异常,把所有多余的体力精力都撒在了于锋身上。于锋先是被他咬射了一次失了气力,抓着床单小声喘息着,间或溢出一两声呻吟,又一口咬住枕头不肯出声。他不说话,黄少天也不说。一下一下顶在于锋的腺体上,趁着于锋走神的功夫指甲划过他分身上头,又恶劣地堵住了顶端的小孔。

于锋受不住了,被快感折腾得精疲力竭,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嘴角淌下来,眼里眉间急促地写着黄少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可剑圣置若罔闻,毫不知足。

他最终硬生生把于锋逼得哭出来,释放在他身体里。

黄少天俯身吻他。

他们整整一年半没有讲过话,除却比赛没有见过面,没有说过分手。

其实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评论(14)
热度(63)

© -池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