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渊-

【黄于】说不得(四)

前天下午上课剖了癞蛤蟆,为了防止写到“夜雨声烦像手撕蟾蜍一样击败了落花狼藉”所以断更了(借口

然后昨天又玩儿脱了【土下座

前三章的链接   


十赛季第三十轮常规赛,蓝雨对战百花,黄少天对战于锋。

地图载入完成,公共频道发言空空如也。黄少天不开心,不想跟于锋打,也就不想说话。整整七秒过后,缄默的黄少天差点把潘林潘大解说吓成了他。

好在他之后终于好心的开了口,电视转播之于对话框的特写也不至于太过丢脸。

黄少天的思维跳跃极快,短暂的沉默足够他思考太多事。他想到当初闲置的锋芒慧剑出手,售予义斩毫不留情地拆解为斩楼兰身上的装备。周遭所有人都替他心疼得要命,一下一下割肉般地感同身受。黄少天秉着我就想关心一下昔日队友你们管不着我的思想,甚至一个电话播到邹远那里旁敲侧击地问。

他与邹远只是类似普通同事的关系,顶多同张佳乐聊天时听他提及过这位后辈。邹远的脾气在百花是出名的好,电话那头的嗓音也是平平和和的。邹远斟酌了一下用词,最后小心翼翼地答道,于队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反映。

邹远颇重感情,心肠子也软,被赶鸭子上架继承百花缭乱也觉得这张账号卡只有张佳乐用才是最好。后来张佳乐带着它一道去霸图,邹远换上繁花似锦,反倒觉得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物归原主了,如释重负畅畅快快。于锋却与他互补似地相左,在得知义斩彻底拆散锋芒慧剑后,竟然眼皮子也没舍得眨上一下。

黄少天说谢谢,又扯了几句挂下电话,那是他第二次清晰而深刻地觉察到于锋骨子里特别地狠。

所以他根本不担心,不担心就算表现出强烈的仍是无法接受于锋成为对手的情绪,于锋会对自己的言语有任何触动或者回应。

有也不想看,场上他是公认的剑圣,蓝雨的妖刀,无坚不摧的利刃。他是来打比赛的,不是来和对手谈恋爱的。

夜雨声烦尚余百分之九十六的血量,落花狼藉满血。

黄少天决计不会看轻于锋,这是各自最后一名守擂大将的对决,不容有失。

最终他双手覆在键盘上,刷出了消息。

“又一次在场上相遇了呢,不过经过这么久,都已经习惯这种感觉了吧!来吧,狠狠地战他一场,看看是你的重剑更猛还是我的光剑更快。”

话音将落,夜雨声烦就提着冰雨疾步冲出,给于锋留下的时间,仅仅够他用来思考如何进攻,如何闪避。

整个第十赛季,于锋对自己的磨练都偏执到可怖。他回忆着昔日在蓝雨喻文州所做的点点滴滴,亦步亦趋磕磕绊绊地学习成为一名好队长,凝聚起整支队伍,扛着重剑同不想被前辈所限制的邹远一起,大刀阔斧地打出百花的新纪元。同样是弹药专家与狂剑士的组合,却没有沾染上半点繁花血景的影子。那种打法太不适合他们,只歪打正着地打出过一两次,也实在没有必要为了迎合粉丝刻意地重现。

这是新的百花战队,一改先前的颓势有着可观的起色。而这些外界的褒奖与重视,可以触碰到的真实的未来,无可否认是于锋带来的。

百花正在闪闪发光,于锋亦然。第一狂剑随着于锋的脚步重回百花,归于落花狼藉,于锋却仍觉得自己还不够好。

黄少天问他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他不曾有悔意,不曾有愧疚。而现下他终于明白,蓝雨对他来说算作过去,且已然过去。

那是于锋最青涩最值得回忆的过往,可他却希冀着有一天可以彻彻底底将它一剑斩断,彻彻底底地走出去。

与黄少天的这一战又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落花狼藉直接冲出,一如当年蓝雨训练营中接受黄少天执导的小狂剑。夜雨声烦却也没有迂回与停顿,两个全明星级的剑士系角色,双双在地图中央相遇。

落花狼藉初时占优,卖血到百分之四十,开启觉醒大招嗜血奋战,瞬时完成逆转。于锋心下大喜,百分之十二的血量差距,就算削弱一些狂暴状态,顶多损失一些无伤大雅的血量,也可拿下这场擂台赛的胜利。

这种感觉太过真实,于锋手上的操作也愈加顺畅。然后夜雨声烦点出一剑,挑落落花狼藉,倏地打断了落花狼藉的攻势。

夜雨声烦再斩一剑,旋身而上行云流水地搬回优势。黄少天敲出这场比赛的第二段句话,说在我面前卖血成这样,你胆子也太大了,你已经忘了我是什么风格的吗?

隔着屏幕,于锋甚至能听到黄少天略带上扬的尾音,能想象到他等待已久沉寂已久捕捉到了机会,将对手毫不留情地推向万丈深渊。而于锋本以为紧紧握在手中的胜利,被黄少天再一次连同存在感一道拿走了。

出了操作室,于锋无意识地看向黄少天,他想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蓝雨了吗?

输了擂台赛,输了团队赛,蓝雨9比1大胜百花,看台上的百花粉蔫了大半,左宸锐也抄起笔继续开心地黑起了于锋。

这对蓝雨而言本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而剑圣大大安静地插着兜走在选手通道里,头顶上的怒气条不可谓不显眼。

黄少天磨着牙,咬牙切齿地抡起拳头,小声说队长怎么办啊我好想去和于锋真人PK,看我揍不死他。

喻文州顿了顿,转身对大家说打得挺好,都自己玩儿吧,明早的飞机别浪太远。

李远第一个跳起来欢呼队长最好了,然后结结实实吃了黄少天一巴掌。

“少天。”喻文州还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早点儿回来。”

现在让于锋快点儿跑还来得及吗?忧国忧民的郑轩大大又亚历山大了。

黄少天躲起来,窜到卫生间里。压低帽檐戴好墨镜,做贼一样拨通了于锋的手机,没等他开口就叽里呱啦地开始说。

他说于队有空吗好无聊啊没事干带我到处逛逛呗,虽然说我们赢了你们但是好歹有点儿联盟爱嘛。你人在哪儿呢我也不认路要不我告诉你我在哪儿你来接我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于锋说你等一下,忽然觉得自己想通了点儿什么。提着裤子从厕所最里间走出来,顺手挂了电话。

下一刻他看到聒噪的黄少天站在洗手台前面,苦笑着说能拒绝吗黄少?

黄少天又遗憾又惋惜地拍拍于锋的肩膀,说晚了晚了我这是在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着来。

于锋放下手机洗手,余光虔诚地拜着屏幕,想着能打个电话给我吗小邹,就说大家都在复盘就差你了。或者说忽然要聚个餐,你们随便谁都好今天能过个生日吗想吃啥我给你买?!

然后邹远真的发了条短信来,说队长,今天打得太不好。他们都主动要求闭门思过一下,太诚恳了我不好拒绝。明天再复盘吧。

于锋揉了揉眉心,有点儿想哭。然后拎起黄少天,说走吧黄少。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在他腰上拧了一把,于锋被他拧软了身子,黄少天就一手撑在洗手台上将于锋逼到角落里,就着这个姿势咬着于锋的耳朵,末了在耳垂上印了个恶狠狠的牙印儿。

他说于锋大大,你胆子也太大了。你要是躲着不出来说你没空我也就不找你了你说是不是。

于锋只说是太巧了。

天色暗下来,于锋最终决定带黄少天去小吃一条街,就想至少他要忙着吃东西,没有办法多说话。于锋从人群中挤出来,将一份烤得金黄酥脆的萝卜饼递到黄少天手上,说我挺爱吃的,你尝尝看,味道不错。

黄少天咬了一口,幸福地乐开了花。喷着渣渣说好吃好吃能不能再给我来一个?对了我想再带一个回蓝雨让食堂阿姨研究研究怎么做的。

于锋听到蓝雨,心里不知怎么咯噔一下,又一头扎进排队买萝卜饼的队伍里。

他知道黄少天压抑了一路太不容易,是来和他算总账的,全明星周末的时候他又忍了,只是没想到他憋了这么久。又破罐子破摔地想算吧算吧,早点儿算完早点儿算了。

反正这次输得挺彻底的。

小吃街不算长,还掺杂着一些小酒吧小旅店。黄少天又吃完一打烤串,嚷嚷着吃多了好渴想喝点儿东西,于锋竟然就带他进了家小酒吧。

于锋同这位酒吧老板相熟,熟起来的原因他自己也挺不好意思。老板是个荣耀迷百花死忠粉,挺喜欢他,然后有一天这位初来乍到的大神走进来,艰涩地开口问老板啊,你们这儿有不是酒的饮料吗。

老板受伤地放下一杯刚调好的长岛冰茶,说我酒吧俩字儿写得不丑啊。然后他从吧台下面摸出一个西瓜,咔咔咔几刀切好码进个玻璃盘子,问于锋大神你吃吗?吃完能帮我签个名吗。

于锋捧着西瓜说好好好。

这是家清酒吧,人少,音乐放得也不吵。黄少天找了个角落里的位置,老板扔上来一碟子西瓜,说剑圣也来个签名这西瓜就不收你钱了。

黄少天说老板你人真好,我是没想到你认出我竟然还没把我赶出去。对了我要是一口气给你签十个你能给我十个瓜吗,还是乐呵呵地接过老板递来的纸认认真真的签了。

老板抹一把额头,悄悄地用K市话说老于你辛苦啦,这位的烦还是真百闻不如一见。

黄少天放下西瓜,又问你说什么呢说什么呢我听不懂你再说一遍?于锋忙说老板在夸你长得好看。

酒吧里有了些人气,光线很暗,五颜六色的灯又亮得晃眼,太适合拉拉小手谈谈人生,根本没人会注意到黄少天和于锋两个大老爷们儿。于锋安安静静地吃着瓜,黄少天听到一副沙沙哑哑的嗓子,抱着吉他缓缓地唱。唱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你一样回不来,我已不会再对谁满怀期待。

那是蓝雨最美好的夏天。

那也是黄少天记忆里最美好的一个夏天。

黄少天觉得自己又钻死胡同了。

他双手交叠撑着下巴问于锋,说你还记得庆功宴吗。

醉得通宵达旦,这种感觉对于职业选手而言太过奢侈,也只有遇到实在高兴的事才能点到为止地尝试一下。而这种时候因着气氛使然,就算你说多傻逼的大胡话也没人去在管你,反正都醉得八九不离十了。

黄少天是第一个趴下的,竟然也被众人当成了助兴游戏道具。大家数了数小于锋喝的最多还没倒下不科学啊,不然你就负责背黄少回去就决定是你了!

于锋就真的把黄少天背回去了。

蓝雨气氛好,但经理还是给正副队分了单人寝意思一下,也没有其他人有意见。黄少天醒过来,抱着马桶吐了会儿,抓起一瓶沐浴露要漱口,吓得于锋手忙脚乱地拦住他。

剑圣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于锋到底是个大死宅没什么力气,扶着墙把黄少天往床上拖。于锋给黄少天把鞋脱了掖好被子,黄少天就带着醉醺醺的酒气把于锋也按在床上。他说我刚才好像是醉了现在又忽然清醒了,我没醉啊你别怕,小于锋我可喜欢你了你喜不喜欢我啊。

我可喜欢可喜欢你了,你要是不喜欢我我也不勉强你,你就当我在发酒疯,反正我打娘胎里就是弯的我不舍得把你给掰弯了。

于锋晕晕乎乎地,说那我舍得,你掰吧。

黄少天意犹未尽地回忆完,又说我要严肃地跟你谈一谈,你胆子也太大了敢带我来这种地方,我现在也是真的非常生气,就不怕明天头条上写着百花队长横尸街头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

于锋也就真的破罐子破摔了,说不好笑,黄少你要想说什么就说吧。

黄少天说那我就真说了啊你听好了。我想了想,觉得我没什么可气的。我不气你离开蓝雨,我不气你当了百花队长,我不气你拿着重剑指着我,我气你不跟我说你打算要走,也不说你为什么要走。我不知道你是想让我自己猜还是别的什么,队长懂可他不告诉我。你又不理我,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我就也不想搭理你了。

于锋答道黄少你不能好好聊天了。你要真觉得自己哪里错了,就退个役,把副队让给我,我就不走了。

他这个玩笑开得太过分太直白,漫不说周围要是有蓝雨粉于锋现在就是个死人了。黄少天懵在那里没反应过来,半饷回过神来,想原来是这样,早说嘛成了我明白了。

天知道于锋用了多长时间说服自己。

黄少天绕到于锋那边,跟他挤在一张小沙发上,强硬地掰过于锋的下巴。于锋自知理亏,也不争不抢,黄少天说可我还是很生气,你要怎么办吧。

于锋说,得得得,黄少您是爷,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那我要把你办了。黄少天在于锋唇上敲了个戳。


评论(18)
热度(51)

© -池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