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渊-

【黄于】说不得(五)

和昨天晚上一样的就是被吞掉了(。

大家还是随便看看就好……我有特殊的打码技巧【抱头

前四章:   


蓝雨那边的酒店是来不及回去了,于锋也不想见到黄少天和他手拉着手站在蓝雨诸位面前说着我们已经脱团啦谢谢大家,又实在没有那个脸皮把黄少天往百花公寓那块儿带。黄少天猴急得要命,肉在嘴边吃不到,难得于锋这般主动听话,滚床单终于不用太像打架了,结果还没有地方给他们滚。

最终于锋挨不过黄少天随便找了个X星酒店,前台小妹柔声细细地说着空房只有大圆床了你们住吗,黄少天说住住住怎么不住,然后房门敞开的一瞬间两位大神都傻了眼。

圆形的双人床铺着大红的床单,上头挂着赤色的帐子,再贴张喜字儿他们都能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了。于锋瞧见黄少天吃瘪的表情,站在门口毫不掩饰地嘲笑他。黄少天就把于锋压在了门板上,强硬地挤进于锋双腿之间,边亲边磨蹭。于锋被他亲得喘不上气,伸手方要还击,将巧黄少天蹭到他要命的地方,抑制不住地呻吟出声。

黄少天听得心花怒放,说着于队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这么会叫了太不容易,你别生气啊我可是在一本正经地夸奖你,一手抓过于锋的双手压在背后,另一只手顺着于锋的脊梁一节一节地向下摸去。黄少天刷拉刷拉翻着脑袋瓜里的小本子,摸到于锋后腰停了动作,把于锋的衣服撩上去一些,手指抵着腰眼有一下没一下地画着圈。于锋喘息地更厉害,被黄少天撩急了,横脾气上来死死咬着嘴唇。黄少天最爱他这幅模样,圈儿画得更加得心应手,于锋就将下巴搁在黄少天肩头用力一磕,说你有完没完,墨迹个屁。

可惜这话一出口着实没什么威慑力,黄少天醋兮兮地说我就是跟你没完了你有意见我也不听,倒是你说随我怎么办现在知道怕了要逃了?场上不管不顾卖血的拼劲儿呢哪儿去了?最后团队赛护在你们小治疗面前的气势呢又哪儿去了?

于锋懒得搭理他,知道他在无理取闹,挣开手腕,反手握着门把一用力,膝盖在黄少天分身上不轻不重地一顶。黄少天痛得倒吸凉气,又觉爽快,于锋狠瞪他一眼,黄少天以为这分明是欲据还迎,更高兴了。

他拉扯着于锋将他按在床上,抽了皮带解了扣子将于锋剥了个精光。黄少天自己倒是人模人样的,衣服上褶子都没带一条。于锋待到现在,终于不乐意了,翻身将黄少天压在身下开始扯衣服,黄少天就从善如流地处在下位,偏头咬住于锋的喉结允了点儿印子上去。衣服终于是给他扯干净了,黄少天揉着于锋手感颇佳的臀瓣啧啧啧地感叹,边揉边说于锋大大这是要坐上来自己动啊我也是怕你一个想不开把我给办了。

于锋说你当我不敢,黄少天抚着他大♂腿♂内♂侧摸得起劲,说别别别,明儿我还要乘飞机可不想被以为得了痔疮掉到一等座趴着去,多浪费啊我们蓝雨可穷了。

而且你说好让我办的。黄少天双手虚放在于锋胸前轻轻一推,于锋也就佯作被他推倒了,半靠在被子上看着他。黄少天眯起眼睛,按住于锋两腿扯开了,埋头就在他腿间物什上开始动作。

黄少天尚未掌握边咬边说话这项技能,一时室内安静地诡异,只余说不上好听的水声和于锋隐忍着的粗重呼吸。黄少天见他腿软了不闹腾了,双手拢过柱身弹琴一般地撸♂动,一翻手腕去照顾两侧冷落着的囊♂袋,舌尖顺着会♂阴一路向上转着圈舔弄,最后将顶端小孔渗出的液体一点儿一点儿地顶回去。

于锋的尾音带上些难耐的哭腔,浑身烫得惊人。黄少天终于不再折磨他,张开嘴一口含了进去。于锋自知没那个自制力,不敢将手放在他头上,床单的材质又过于光滑,只好紧紧攥着一件不知道是谁的衣服。黄少天最后一个深♂喉下去,于锋撑着最后一点儿力气匆忙推开他,白色的浊液仍是溅了一些到黄少天面上。

黄少天吞了吞口水,嬉皮笑脸地说于队你现在服气了没给不给上,于锋断断续续地说我再考虑考虑,抽了张纸给黄少天擦脸,说你坐过来我也给你那啥。

黄少天说用不着用不着改天再说,你爽完了可该我爽了。于锋在床头柜上摸索半天就摸出来一小袋子洗发膏甩过去,黄少天将被子垫在于锋身下说你忍忍,疼就说。扯开袋子旋了点儿膏就往于锋身后戳。

然后于锋后知后觉地发现洗发膏是薄荷味儿的。

身后凉飕飕地,于锋觉察到黄少天进去了三根手指,边走位边放技能。一个普通攻击点到于锋的腺体上,于锋呜了一声抖了两抖,黄少天就接二连三地把所有75级大招都往上扔。

小小于重新挺立起来,挺胸抬头站得更直。黄少天像吃了O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说怎么办于队我发现我忘了买套了。

于锋抬脚踹他,说你装什么装,直接进来。

黄少天在这种时刻向来听话,缓慢地顶到最深处,温热的内里爽得他差点儿去了。于锋疼得嘴唇都咬破了,黄少天就舔掉他下嘴唇上的血珠子,说来于锋小朋友,我们接着酒吧里的再谈谈。

于锋暗骂这他妈又是什么新奇的羞耻play——黄少天认认真真端出前辈的架子跟他说道,他记性好,竟就在床上跟于锋复起了盘。哪个技能放错了哪个走位不太对,每说一句就强调般地顶一下,反反复复地问着明白了吗听懂了吗再重复一遍给我听听。于锋话都讲不利索,嗯♂嗯♂啊♂啊地回应他。最后讲到卖血那段儿黄少天干脆拉起于锋的双腿大开大合地操♂弄他,说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了,第一狂剑啊第一狂剑你自己慢慢琢磨吧。

于锋被他干得两眼发黑,只抓着黄少天的手臂任他施为。黄少天玩儿心上来停了动作,直接退了出来说你别着急且等一下,伸长了手臂扯了一段帐子上的红布条,把于锋的双眼蒙了个严严实实。

末了黄少天亲了亲于锋的眼睛,毫不客气地又一捅♂到底。他说于锋大大身为队长这么多失误说出来我都替你丢人,该罚该罚,就罚你吃个暗阵好了。你说我把你操♂射好不好,不捆你了明个回百花多吃点儿啊我怕你身子薄受不住。

于锋喘匀了气,一字一顿骂道前辈就你话多,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黄少天特喜欢听于锋喊他前辈,闭上嘴一心一意地开始动。于锋仍是抗拒着不愿叫出来,黄少天气呼呼地俯身叼住他一侧的乳♂首又吸又舔。于锋看不见,身子又敏感了不止一倍。他性子倔,说一是一真的不去碰自己。黄少天最后撞几下,于锋感到精♂液小股小股地射出来,黄少天又九浅一深地动几下,抽出来射♂在于锋穴口边沿。

后来在浴室又做了一次,于锋累得半根手指都懒得动,干脆放任他怎么折腾。黄少天把于锋放在浴缸里背对他跪着,抓过一旁的花洒试了水温,顺着于锋的后♂穴缓缓地冲。于锋扶着瓷砖用不上力气,挣扎着要摆脱这种似有若无的快感。黄少天就坐在浴缸边沿上,将他锁在墙面和自己之间,时不时地调大水流激他,于锋颤着声音喊够了,黄少天就抱起他令他坐在自己的分身上。先前刚做过一次,进入倒是顺畅,黄少天非常满意这个深度,愈加卖力地动,一边死死箍住于锋的腰,还能腾出手来帮于锋撸♂两把,一遍遍地问着于锋大大你倒是说句话爽不爽爽不爽,是不是特喜欢我这么弄你都舒服地说不出话来了。于锋就着他的意思哼了几声,在黄少天指间射♂了出来。

于锋赶着回百花,黄少天赶着乘飞机。最终凌晨四点他们相拥着在闹钟声里醒过来,顶着黑眼圈洗脸刷牙套裤子急急忙忙地出门。

百花战队在西边,机场在东边。于锋叫到辆出租车把黄少天塞进去,跟司机交代地名塞好钱,回身去跟黄少天说再见。黄少天在短信里嗷嗷哭着让郑轩帮他理行李,然后抬头笑着看他,真心诚意地说着季后赛见。

凌晨的车子太少,刚才歪打正着了一辆,于锋就打算着边走边拦。他只身一人走在雾茫茫的K市大街上,晨风夹着丝丝缕缕的凉意拖着细碎尘埃,拖过转角古树与老旧院墙,拖过骑车的不知名的路人,轻轻柔柔地落在于锋面前。

这里太过陌生又太过熟悉,他便忍不住去思量一些不论是好是坏往事。以前想过的没想过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于锋从不念旧,可还是忍不住偶尔感慨一番。

也只是偶尔,没有熟人在身边的时候默默地想。只停留片刻头也不回地离开,继续去追求他所想要的。

于锋是个不折不扣的完美主义者,能被他看上的人少之又少。黄少天临走腻腻歪歪地问他我们这次是真的和好了吧你别跟我说分手啊,于锋没给他正面答复,含糊过去转身去倒电热水壶里的水,对了凉水递给黄少天让他喝两口润润嗓子。

于锋不会说好听的话,让他说一句我喜欢你简直比要命还难。黄少天想听,他太不懂如何正确表达自己的感情,就直接做给他看。他在圈子里没几个深交的朋友,就连跟黄少天处对象时都没能让他全部地了解自己。现在他也不说,而黄少天终于可以更进一步去看他了。

这个吵吵闹闹的闯入者理所应当地大步靠近他,于锋走向他,使他遮住自己的光辉。于锋离开他,他又穷追猛打地跟在后面喊着你别走。

后来这位无耻之徒终于明白,远远地看着,比以往更鲜明更坦然,也就更喜欢他了。

分别不是什么可怕的事,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

可有些话仍是说不得的。

譬如打死于锋他也不会承认,蓝雨夺冠的那个夏天,醉酒的黄少天所听到的逐字逐句,都小心而努力地传达着于锋的情感——

“我也喜欢你啊。”


------------------TB不知道有没有C-----------------------



评论(17)
热度(64)

© -池渊- | Powered by LOFTER